树下黛影

名字是幽亚。
也叫许清御。
(新浪微博@树下黛影)

蓝雨粉,喻文州中心博爱。
还是个隐性轮回粉,周大大love。

其实也是个全员安利通吃,所以慎关啦♡

电八暗香浩气毒萝,一只想双修的毒经,来找我玩来找我玩。
现在深陷基三不想更文,已经是只废毒了。

重度动物依赖症持续爆发中。
给我一只猫好吗,明教的门派跟宠居然有暹罗有布偶简直嫉妒到炸裂。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ALL喻】无缘由的分手

*我不骗人,ALL喻就ALL喻。
*因为这,根~本没写出cp。
*请自行想象电话那头是谁在沉默不语。
*本来想虐,结果还是写了个平淡的分手。两个人对彼此还是有感觉的,只不过错过了就再没法回到从前。
*温馨提示,真的不虐。



海边的夜晚灯景依然繁华,他一个人趴在度假村小宾馆的阳台,微微低头让下巴抵在扶住栏杆的胳膊上。身旁木架子上搁着一瓶酒,里头泛着清涩果香的浑浊液体只剩了点底,其余的早已顺着食道流进血液,徒留冰凉酒精火辣辣地灼烧着空荡的胃。
相比其它的职业选手来说他的酒量还没那么不堪,一瓶冰锐下去顶多就是有点热。但毕竟是空着肚子,再怎么小心也避不过那种头晕目眩的难受。
这是折磨谁呢?他兀自笑笑,心底却自嘲,远处盛开的璀璨烟火印在那双含着水雾的眼睛里,糊成一团团色彩的斑块,四散而开,很快消失了。

是不是从最初的时候就出了什么问题,让感情还未开始就打上了结束的路标,他们好不容易并肩沿着路向前走,却很快就到了尽头。
……但错的绝对不是他们。他想了想,伸出的手指微微蜷曲握住长颈的酒瓶,瓶口湿润水汽冷不防沾了一手,他面无表情地摇了摇瓶子,对嘴喝干最后一口晃荡的酒液——没有那种豪迈,只是平静地把那口还未成熟的青涩咽下了肚。所有人都没错,天时地利,好聚好散。都是成年人了,身上也都还有着战队的包袱,属于少年人那颗浮动不安的心是该收住了。

醉了吗?
醉了的。

口袋里翻出手机,号码早烂熟于心。
按出去的电话被立即接通,对方没说话,他自己却听着那微弱的电流音径自低笑起来,嗓音里天生那抹让人无从拒绝的温柔被混在低度酒精里,裹着寒冷的夜风缓缓吹进话筒,似是清晰又似不真切。
他笑完有些恍惚地出神。一般人打电话时都怎么寒碜来着?你好?你还好吗?你最近怎么样?
好好好好,都好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他在心底嚼着那不知多少年前的广告词,又把自己逗笑了。
他们之间不就少了一句话嘛。
他来说吧,他来就好。
“我考虑了很久,可能于我们而言,最好的结束就是分手。”他笑着直起身拎起酒瓶走下阳台,走回自己黑暗潮冷的房,“但如果你愿意……我的意思是、我也不愿失去一个朋友,如果你愿意……”
对方沉默了会儿,呼吸传进话筒,被割成微弱却刺耳的电流杂音,再隔着好几个城市的夜空,传递给他。
“……好。”
得到回应的他在电话这头笑笑摁断通话,酒瓶随意地搁在桌面,回身摸着黑把自己摔进标准单人大床。拉上窗帘的房间静的诡异,他把被夜风吹的泛凉的手臂用力压在眼前,唇边笑意不变,眼泪却止不住地贴着脸颊湿了一片冰冷的被单。

这样多好。

评论
热度(24)
©树下黛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