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黛影

名字是幽亚。
也叫许清御。
(新浪微博@树下黛影)

蓝雨粉,喻文州中心博爱。
还是个隐性轮回粉,周大大love。

其实也是个全员安利通吃,所以慎关啦♡

电八暗香浩气毒萝,一只想双修的毒经,来找我玩来找我玩。
现在深陷基三不想更文,已经是只废毒了。

重度动物依赖症持续爆发中。
给我一只猫好吗,明教的门派跟宠居然有暹罗有布偶简直嫉妒到炸裂。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洞3(黄喻)

短短的梗,大概是黄喻?但在脑补狞猫的行动时脑子里想的是狞猫·黄向狐獴·喻撒娇打滚卖萌……噫。
困,睡过去几次差点打一屏乱码发出来……
血猎设定下哨兵黄×向导喻。

      “队长队长!诶我活着回来啦这树林里虫子真多多到赶都赶不完出去巡逻一趟就跟被那些鬼玩意儿咬过感觉整个人都蔫吧……了。”黄少天撩开营帐帘子,瞧见里面恰好坐的是喻文州便也懒得再去隔壁给叶修报备。喻文州在看文件,黄少天便径直走到喻文州身边随便拍拍地上的软垫盘腿坐下,边念叨边探头正大光明地偷看他手中的公文。狞猫跟在主人身后优雅地踱着步子走进来,走到他身边时又故意表示嫌弃地兜了一个大圈走到喻文州的位子旁,侧过脸亲昵地蹭了蹭喻文州的大腿,温顺地叫了一声。喻文州伸手下去撸了把狞猫光滑柔顺的毛背,狞猫像被撸舒服了,乖巧地盘着爪子卧下,眯眯眼张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那两撮小辫子随着耳朵的抖动一晃一晃、一晃一晃。
      完全没有捕猎时的凶猛霸气,……蠢毙了。
      黄少天简直没眼看,捂着脸内心戏翻涌不止。
      狞猫撇过头:哼。

      喻文州看了看腿边犯懒的精神体,又看看捂着眼睛什么都不想说的黄少天,一下没忍住笑,道了声辛苦,顺手把桌上还留有余温的茶水推过去了点,看着黄少天毫不介意地拿过他喝过的水对嘴一口干。他又笑了一下,原本安稳蹲在桌子上的狐獴轻呼了一声压到狞猫身上,丝毫不顾狞猫咿嗷抗议,歪歪脑袋眼神无辜。
     这边黄少天也有所感应地放下了手,目光锐灼灼地盯着喻文州的脖子不出声,一直等到喻文州终于放下手中的文件温和地出声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有点不舒服,估计是那个死老头在这附近装了什么干扰器,杂七杂八的烦死了。”
      黄少天顿了顿,低声抱怨起来。喻文州想了想,用手势招呼他再靠过来一点。
      “这样就好了。”喻文州伸手把黄少天搂住,向导的精神力流畅通过哨兵的精神屏障,将那点负面的信息一点一点梳理干净,“感觉如何?”
      计划通。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抱回去。
      “好极了。”

评论(2)
热度(18)
©树下黛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