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黛影

名字是幽亚。
也叫许清御。
(新浪微博@树下黛影)

蓝雨粉,喻文州中心博爱。
还是个隐性轮回粉,周大大love。

其实也是个全员安利通吃,所以慎关啦♡

电八暗香浩气毒萝,一只想双修的毒经,来找我玩来找我玩。
现在深陷基三不想更文,已经是只废毒了。

重度动物依赖症持续爆发中。
给我一只猫好吗,明教的门派跟宠居然有暹罗有布偶简直嫉妒到炸裂。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去年的东西XD再试着发一遍。

“你”为男性设定。

-

      你坐在床边盯着喻文州斜倚着墙打电话时的侧脸,莫名觉得,简直是撩人的性感。

      在家他自然放松了不少,嘴角也不常再挂着那抹温润无害的笑,谈电话时垂眸淡漠的神色让你……有点硬。

      多罕见,难得不是外界所谓温和苏的喻文州。这么个温柔的人也会有如此冰冷的一面,偶尔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但你更喜欢他在床上、在理智崩溃时露出茫然无助的诱人表情,然后哽咽着抓紧你的手臂无法控制地蜷缩起来,湿热内里颤抖着绞紧你侵犯进他的凶器——且一切只有你知道。

      你舔了舔下唇,遵从心意伸手扯住他的袖口,冲他瞥过来的疑惑视线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嘘。

      然后那条松松垮垮的棉裤被你轻而易举地扯到腿间。在喻文州惊愕的眼神中你扶着他的胯部半跪下来,舌尖轻触着最后一层布料,把其中软伏安顺的物件从尾到头仔仔细细勾勒了一遍。柔软布料被津液濡湿显得颜色发深,渐渐苏醒的性器与人险些抑制不住的喘息都说明着你的引诱却实到了位。你埋头舔弄着他柔韧潮湿的冠头,听着他对别人草草解释并歉意地挂断电话,然后冰凉指尖微微发颤着穿过发丝抚在你的脑后,声音低哑地要求快点。

      一种愉悦感油然而生。

      他是我的。


评论(4)
热度(28)
©树下黛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