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黛影

名字是幽亚。
也叫许清御。
(新浪微博@树下黛影)

蓝雨粉,喻文州中心博爱。
还是个隐性轮回粉,周大大love。

其实也是个全员安利通吃,所以慎关啦♡

电八暗香浩气毒萝,一只想双修的毒经,来找我玩来找我玩。
现在深陷基三不想更文,已经是只废毒了。

重度动物依赖症持续爆发中。
给我一只猫好吗,明教的门派跟宠居然有暹罗有布偶简直嫉妒到炸裂。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洞12(周黄喻/周喻)

洞11还锁在本博可见内呢,……但我控制不住脑内的黑洞嗷。

黑道设定下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周黄喻。
黄未上线,所以暂时是周喻,之后可能还会有个洞会拉上少天一起出来玩。
无逻辑无剧情,人物总体也比较偏。
流水账式记录一个由一句话延伸出来的脑洞。

      蓝雨轮回联手却还是被同道的微草兴欣压制,双方僵持不下时对面忽然提出了交易。喻文州在权衡利弊后不顾周黄反对只身一人前去,最终以几箱货与几块地的所属权交换来了兴欣微草与轮回蓝雨暂时的同盟。
      回去自己地盘后喻文州累得根本不想动,向一直在休息室等候的江波涛简单交代几句后便回了房间,摸黑寻着了位置就直接摔进了床褥里闭上眼懒得再动弹了。谈判时微草方与他在利益方面争执不下,高英杰毕竟年轻,被兴欣坑了还懵着头没点儿反应……也是,毕竟兴欣坐镇的可是叶修那只老狐狸,无论做事还是坑人都油滑的很。王杰希不久前伤了腿正窝在大本营中休养,自然也无法跟出来好好教导他的得意门徒如何分辨虚情或是假意。喻文州看得出叶修正等着坐收渔利,但他也没打算同微草说明这些,只划了两块近期被条子盯得异常紧的场子丢过去假作筹码交换来双方短暂的和平。

      他不在乎这些的。
      反正最重要的“货”也快到了。

      他闭上眼压根没注意到身后一道悄无声息靠近了的人影,等反应过来时腰间已经顶上了一支冷硬的枪管,身后那人几乎是粗鲁地控住他的脊椎把他摁翻在床上,紧接着又翻跳上来膝盖重重顶住他的大腿根让他彻底失了动弹的自由。这大水床自从被搬到这里后还没受过如此待遇,俩成年男子的重量砸得连铁架都在嘎吱作响。黑暗剥夺了视觉,所以身后枪支上膛发出的声响就变得格外清晰。
      然而明明都已经被怼枪口了,喻文州却只是在最开始时绷紧了一会儿后就放松下来,神情格外淡定。他认得出身后的是谁。
      于是他乖乖地顺着力道塌下腰,也不说话,就任着那只手沿着自己的脊椎往下摸。对方隔着单薄衬里摸过后腰又不耐烦地扯开外裤,手指沿着股缝一直摸到会阴,压住地方用力揉搓起来——那里本就是块敏感地。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喻文州无声地哈了一小口气,下意识挣扎踢腾了一下。
      动作虽然轻微却依旧是拒绝的意思,和早上他从他们身边走开时一模一样。身后的周泽楷几乎瞬间就生气了。上了膛的枪被放在一旁,床垫震来震去的,砸在地板发出一声巨响。他一声不吭扯着他裤腰开始剥裤子,力气大到差点儿没把人给拦腰勒断。

      直到鱼皮都已经剥得差不多了,鱼同志才开始感到有许不自在。喻文州背着手费力去抓人,好不容易抓到一只手,周泽楷另一只手就已经压着床褥挤到他与床之间去捞他那根,耍狠似地掐手上。没用多大力,却疼得喻文州一抽,一抽那手上也就跟着一松,这一松……基本也就跟没抓一个样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这怎么跟熊孩子赌气似得……他想直接喝止周泽楷接下来的动作,却想想这熊孩子也压根不会理他的命令。奈何他是真的困,无奈只好服个软,轻轻喊了声小周。

      周泽楷还真停了,谢天谢地。

      喻文州喜极。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他不会再动自己了,于是潜意识在欢呼:总算能睡了。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也许是在等着喻文州接着他的名字往下讲,但喻文州现在也懒得说话,他困得飞起,听着自己的呼吸声都快被催眠。沉默一时蔓延开来,喻文州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打破这个尴尬局面,他想加快语速委婉说明他的困乏(和拒绝),一切语音却在开口时莫名变成一团浆糊,于是只好顿了顿从新理顺了说——困……
      他说这话时好像眼尾眉睫也都染上了那些撵不走的倦意而无精打采的耷拉着下弯。但嘴角却还是习惯性微微上挑,时刻都勾着那样令人舒服的弧度。
      周泽楷盯着他,忽然有些泄气。

      这人怎么能总是这样,从小时候就、……
      他拿喻文州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评论(3)
热度(36)
©树下黛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