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黛影

名字是幽亚。
也叫许清御。
(新浪微博@树下黛影)

蓝雨粉,喻文州中心博爱。
还是个隐性轮回粉,周大大love。

其实也是个全员安利通吃,所以慎关啦♡

电八暗香浩气毒萝,一只想双修的毒经,来找我玩来找我玩。
现在深陷基三不想更文,已经是只废毒了。

重度动物依赖症持续爆发中。
给我一只猫好吗,明教的门派跟宠居然有暹罗有布偶简直嫉妒到炸裂。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百日污喻-41】【王喻】

没有标题(取名废已经自暴自弃。
开头感谢组织允许我来用实力为活动质量拖个后腿(什。
梗来自自己,来自这日了熊的寒潮。
不太像ABO的ABO,没有大鱼大肉,只有大写的流氓。最近戒荤吃斋,我终于也是做了最让自己嫌弃的那种人。
一条心不脏的鱼,待在老王面前就是一大写的熊孩子。
一篇日常,没什么剧情好谈。也一贯流水账,改不了事无巨细的婆妈性子。
删删改改好几遍,最后还是……时间问题只能先这样啦,其余的想到再改吧QAQ跪着捧上来,求不打头。
(文中有个大写的BUG是,B市没有下雪。我们就假装它下了吧……不要拆穿一个南方人对雪的怨念,冰碴子根本满足不了一个想玩雪的南方人。一句话,放我回北方,我还要玩雪,嗷。)



  “走吗?”
  身边的询问让对这个陷入冬天的城市不是特别熟悉的客人收回了对茫茫飘雪充满好奇的目光。王杰希垂手撑开一柄伞,举起来边问边侧过脸看他,那条几年前他们一起买的微草绿色长款围巾松松垮垮绕过颈窝围了两个圈,贴着衣襟安静垂下,只有过长轻巧的流苏不安分地晃荡,随着寒风够着伞外飘飞的洁白。
  走啊。喻文州回过神,应声弯了眼眸,走近去似是漫不经心实际又特别有目的地把一块飞到王杰希肩膀上的雪花拍进他上衣绵软的布料中。
  幼稚。他孩子气的举动惹得王杰希挑了眉笑,一把抓住他捣乱的手低声假作威胁:别闹了啊喻文州,再闹就……
  就怎么?年轻的Omega眯起眼睛,被捉住的手就顺服地放在自家Alpha温暖的掌心中,让对方握起来放到嘴边轻轻咬了指尖。
  你猜。

  微草蓝雨在荣耀的第十二与第十三个赛季分别夺冠,两个队长不约而同选择了退役离开征战近十年的赛场。王杰希的退役申请刚报上去很快就办了下来,毕竟微草的接班人已经足够稳重而他在这几年给队员及粉丝打下的强心剂也已经足够。喻文州却没那么顺利,正副队同时选择退役相当于给蓝雨当前稳定的配合撕下极大的缺口,战队的尴尬与各项事宜交接问题使他主动选择延后了近半个赛季才再次将申请递上。事关传说中能坚持荣最久的选手退役,爆炸性的消息让赛后发布会现场一片混乱,记者争相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还有眼尖的认出那个站在后边兜着手悠哉等待散场的人,不就是前大神王杰希吗?
  作为昔日宿敌,还是最容易被相互影响的A和O,他们也不曾例外被媒体借性别问题炒作过一段时间,以致后来这段于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感情在真真落得证实后反而立即收到了反对与质疑。他们的反应倒是无所谓,微博上偶尔更新的日常照片却甜蜜得让所有谣言假说不攻自破。

  告别荣耀的舞台后他们选择先一同留在G市慢慢计划接下来的行程。旅游或是宅家二选一,最终是猜拳让喻文州选了前者。
  毕竟他们是第一次能腻在一起度过一个冬天。两人在之前都是队长,即便休息日没有了比赛与训练的控制也万不敢轻易掉线,更别提即兴飞去恋人那里温存什么的了。这下一放松倒好,小年轻骨子里那股爱自由的劲就也一同跟着飞窜,喻文州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打心底向往着冬天飘雪的北方,他们的第一站也自然定去了落雪的城市。
  ……虽然这第一站,口头上说的是旅游,实际也不过就是从G市的家宅去B市的家而已。过去几年他们总成双入对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中,介于AO性别的差异,善于捕风捉影的八卦报道就难免说的夸张。俱乐部大多时候是不会去管这些无中生有的周边琐事的,甚至乐得看群众将更多的关注放在他们身上。双方父母因为俩孩子的事没少私下交流过,也都旁敲侧击问过他们的意愿,却每每都被他们以战队事务繁多没空理会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搞得双方家长都是摸不清头脑,不过还好平日里俩孩子颇让他们省心,一而再再而三也就默认随他们去了。
  而在长期交流往来下,两个家庭竟也建立了某种意义上的革命友谊,喻爸爸和王爸爸就茶道而论友一拍即合,喻妈妈王妈妈更是认了姐妹,两家家长关系好的不得了。往年他们还会借着各种理由让俩孩子给对方父母问个好之类,今年倒好,看他们终于主动将感情公之于众,全圈都在为此震惊时唯独两家家长表现最为淡定。喻家父母遥遥打了通相隔数千里的跨省电话,笑吟吟地对喻文州说:“我们在B市看雪啦,你收拾收拾赶紧带杰希过来。”
  ……好、好。喻文州苦笑挂了电话,转身一头扎到王杰希的大腿上。这副破罐破摔的模样实实在在把后者吓了一大跳,屏幕上的神枪手扭了一个极其风骚的步调,耳机里那位团长又开始破口大骂,他索性摘了耳机一边操控神枪手走回原定站位上,一边问喻文州怎么了?
  喻文州磨磨蹭蹭,一颗脑袋在他腿上滚来滚去,闷声闷气地说:我妈要我带你回B市。
  听起来怎么觉得哪里不对。王杰希琢磨着,抽空闲了只手撸了一把自己大腿上那团毛:滚够了就起来。你不是早就定好机票了吗?
  嗯。那团毛委屈地老实下来,却还是不怎么情愿抬头,一直挨到王杰希打完野团后才空出手把他像拎猫似地拽起来:“又不是第一次见我爸妈,你紧张什么。”
  说得好像你不紧张一样!喻文州一把捞过腿上盖着的毛毯糊了王杰希一头,闷着气爬回床头趴下。哈特咪呜呜地蹲在床脚叫唤着想上床,看到喻文州侧过头来对它拍被子便灵巧踮着猫步蹦上去,优雅地踩到他脑袋旁转着圈躺下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哈特是不是又重了……”布偶总是在冬天爆毛,哈特已经从一个苗条的小淑女变成了一只胖乎乎的大海狮,一躺下就能把床垫压出一个窝来。蓬松的大尾巴搭在人颈窝里又暖又痒,喻文州拨开那条挂在他脖子上一勾一勾的粗围巾,又揉揉被戳了毛的鼻子,也不在意王杰希有没有回话,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心情很好地——他们从来都不会真的闹冷战——给大猫顺毛,“诶杰希,说到回B市,你再看看机票是几点来着?我给忘了。”
  王爸爸任劳任怨地起身在乱成一团的桌面上翻出他那部扣着蓝雨队徽外壳的大肾六泼辣死,摁了密码去翻短信看时间,还没忘在嘴上调侃,“所以你的品种到底是鲤鱼还是金鱼?”
  喻文州也接着他的玩笑,“当然是锦鲤啦。”
  王杰希慢条斯理瞥了一眼床上那条把自己裹成长筒的鱼,点了个头,“是挺像的。”
  左右都长一个样,有什么意思呢。

  机票订在一月末,挺晚的,按喻文州的计划能带B市人好好逛逛美食之都。然而谁也没想这一计划竟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偶遇,冷风冻结了空气,让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G市也都开始掉起了冰碴,天气冷得让人根本不想出被窝,更别提出门了。
  于是商量过后他们俩就舒舒服服窝在喻文州的那间房子里吹着暖气玩游戏,起兴了就熬个夜,反正天天都是假期爱怎么玩怎么玩,简直就是要把他们曾经被团队束缚住的那些疯劲儿一股脑甩出来。两台电脑里魔道与术士组着队刷竞技场,刷累了就跑去看风景,看雪地看星星看花月,虽然都是些老掉牙了的浪漫,却怎么也不觉腻。

  其实冬天到了最头疼的不是出门问题,而是喻文州这个人的,睡觉问题。体寒这个梗在被国家队随队记者报道出来后就不再是什么秘密。泡脚、养生,这些在常人看来属于老年人的习惯喻文州几乎全都有,也没少被职业群里那些损友拎出来取笑,喻文州倒坦然,有事没事拉着早些年退役的那些人讨论养生秘籍。
  所以为什么人们总戏称王杰希是B市本土大爷呢,明明喻文州比他大爷多了。
  但喻文州还有一个不为外人知的、蹬被子的毛病……为此也没少跟王杰希熊过,要分被子分开睡,理由无非就是怕自己要一不小心踢到他以致下半身那啥就不好了。
  前面缘由尚且接受,但后面听着怎么就那么,奇怪呢?
  冬天的午后难得拥有一次缱绻暖阳,柔和地透过细白窗帘在沙发上洒下斑驳光影。他被Alpha温柔而强势的信息素死死锁在沙发一角逃无可逃,情欲的上涌使得手脚都发了软,低笑声中含混着无法抑制的轻吟。王杰希一条腿半跪在沙发上紧紧抵着喻文州,空出一只手捏捏他的后脖颈,啜着笑低头问说你是不是发情期快到了?
  喻文州被激得眼里雾气迷蒙,思维迟钝就干脆放纵成空,听到询问便胡乱地点个头,紧紧抓住自己的Alpha啃嘴唇,身后已经有些黏腻。
  你、快点……

  偶尔放纵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太累。俩个人从下午黏黏糊糊滚到晚上,喻文州腰酸得根本起不来,乖乖被王杰希拖去浴室清理干净了又丢回床褥子里,他自顾自翻个身晕晕沉沉眯了一会儿,还没睡熟就又被拍醒了捞起来投食。哈特缠着他的手腕要玩,被他几下团进怀里捋毛,把大猫压得不满的咿嗷叫唤,跐溜一下跳下了床。
  王杰希把碗筷收好,回来掀被子准备跟着躺下,“要是困就睡……吧。”
  独占了一整床被子的人背对着他扭扭扭扭到床沿,打定主意不让出本属于王杰希的那一半。
  这都什么破习惯。王杰希哭笑不得,只得自己再去抱来一床厚棉被铺好了躺进去,嘱咐着人一定要裹暖和了,床那边嗯嗯嗯点了头,没多久就只剩均匀的呼吸声,看样子也知道是累惨了。王杰希拍拍他轻声道了个晚安,自己也翻被子睡了。

  结果到半夜三更王杰希迷糊着醒来闭着眼去探另一个窝,一摸手臂,还是冷的。
  他睁开眼无奈地把自个儿暖窝掀开去裹另一个暖不起来的家伙,扯着喻文州的胳膊把人生拉硬拽弄进自己怀里,然后彻底被那股寒意哆嗦醒了。
  怎么能这么冷。
  喻文州倒是自顾自蜷成一团睡得香甜。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明明冷得浑身发抖也不曾醒来。对面空调显示屏上闪着莹莹绿光,28度暖风刚刚好。
  想想这些年冬天喻文州也是自己一个人挨过来的王杰希就觉得神奇,大冬天的自己冷成这样还爱踢被子,他到底是怎样把自己养到现在还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
  所以说喻文州还真是,天赋秉异?他搂着自己的Omega左思右想最终得出这条不算结论的结论,喻文州无意识地咕哝一声直把脑袋往他胸口拱,王杰希就从善如流地把人抱紧,又伸手去捂他冰冷四肢。
  其实喻文州睡着后的模样倒意外乖巧,双手老老实实搭在脑袋旁,睫毛安分地耷拉着,哪儿还有几个小时前和他挣被子要分开睡的熊劲儿。王杰希探过身给他捋了下被子,把被他蹬到两腿间的大棉被使劲提到他下巴边上塞好,两床被子才总算把他的手暖回了些温度。
  这么折腾来去喻文州也被折腾醒了,迷瞪着看了眼王杰希,又看了眼他身上的两床被子,显然有些懵。床脚窝着的猫抖抖耳朵打了个大哈欠,挪到他们被子中间自顾自踩了个窝倒下,撒娇似得蹬了两下腿。王杰希也不太想出声,隔了一层被子拍拍他,大意就是“没事睡吧。”
  许是没睡醒,他顺从地再次闭上眼,手指探出来没什么力气地抓了抓自己脑袋边搭着的被沿,一股脑全部闷过头顶,连声谢谢都不记得开口。王杰希低下眼无声地笑他,好心帮他扒开那两层能把人闷死的棉被,埋头去嗅他脖颈处那块隐约散出甜蜜气味的腺体,实在没忍住就下嘴咬了两口。
  喻文州睡得晕晕沉沉,被咬得相当不耐烦,手脚并用开始推。王杰希难得流氓一次还遭到如此待遇简直想想都要笑,他松了口躺下把人又搂紧了点,哑着声哄:“睡吧睡吧不闹你了。”
  也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真的听见了,对方缩起了手蜷回一团沉沉睡去。

  几天后的飞机准点抵达B市。
  王杰希从运输带上拎下他们的行李,一只不大的旅行箱,绿绿的,微草周边——他们家这些东西多得要命,有粉丝送的手工DIY也有联盟送的限量珍藏,堆得宿舍里满满当当。后来等他们搬出来住,把东西收拾到一起才发现两个人的东西加起来足足能塞满一整个房间。他们都不是那种习惯浪费心意的人,就干脆收拾了一间仓库专门堆这些玩意儿。一房间蓝蓝绿绿的配色活泼可爱,喻文州笑得不行还拍了照,配字“这么可爱倒挺适合他”发到微博上引起一溜烧烧烧。
  身边的人早就跑远了,B市的茫茫白雪可比G市那点冰碴子实在有意思的多,王杰希找到他时他正站在航站楼大玻璃前,弯着腰笑眯眯地和一个小孩说什么,当他走过去时小孩已经跑远了,窗前那个人直起身,侧过脸对他笑。
  在笑什么呢嗯?在教坏小孩子?他把行李停下来,惯例摸出手机给父母报消息,喻文州笑得弯了唇角也不反驳,只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唇,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也还好他们穿的够厚且首都机场入口人来人往,虽然没被认出来但也够危险的了。王杰希诧异地看了喻文州一眼,要知道他之前在人多场合可不敢做这么暧昧的举动,“……怎么了?”
  喻文州摇摇头,答非所问地笑道,“雪真的很美呀。”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雪,但却是第一次不是因为比赛而来到这座城市。没了以往那种战意沸腾的心理,再看到雪时就兀然觉得那些凌冽的冰冷也温柔了许多。一想这些温柔都来自于所处的这个城市、身边的这个人……一股说不清的情感忽然涌上心窝,灼烫得连指尖都温暖。
  他有些控制不住又亲了上去,比刚才深情的多,颇有些不管不顾的味道。王杰希这回没和他客气,扶着他后脑勺没几下便反客为主,吻得人几乎回不过气来。分开时喻文州有些喘,看上去心情却很好,他眯起眼抵着王杰希笑出声,笑得王杰希不明所以,只得无奈拍拍他的背:到底在笑什么?
  你猜?他眨眨眼,打定主意不让人知道一星半点,拿住箱子转身走去出口。
  王杰希跟在后面装模作样思考了三秒,叹气说:猜不到。
  好伤心呀。喻文州也跟着装模作样唉声叹气。这点默契都没有,倒不如分手吧杰希。
  你想得美。
  他呵出一口白雾,眼睛里带了笑,伸出手去捏人,喻文州刚笑的弯了腰,没来得及跳开,被人捏了个正着。脖子窝里冰冰凉凉灌了冷风,冻得他啊了一声不敢乱动,只能嘶着冷意求饶:王总饶命呀……
  王总十分冷酷霸道:说,还敢不敢分?
  不敢……杰希你真好不讲理。
  对你是该不讲理些。
  他松手又把人圈入怀抱。隔着厚厚的大衣也传递不了几多暖意,但就是舍不得放开。喻文州让他抱了一会儿,缩缩脖子把自己的围巾往上提,声音裹在围巾里温柔而模糊。
  回家吧?
  好。

评论(16)
热度(269)
©树下黛影 | Powered by LOFTER